481 盡職盡責

作者:鲇魚頭 作品:重生南非當警察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vjgvbv.live/
  晚飯過后,卓拉給大家沏了茶,又準備了水果和點心,一家人就到門前的走廊上納涼。

  唯一的躺椅給了柳老頭,柳真哥幾個就坐在門前的臺階上,幾個孩子在門前的草坪上領著兩只南非獒瘋跑,幾只才剛滿月的小南非獒跌跌撞撞拼命追,兩只搖搖擺擺的大鵝想過來湊熱鬧,但是被兩只南非獒迅速趕跑,從來沒有過的愜意洋溢在每個人的心頭,這才是生活應有的樣子。

  不過這樣的場景看在柳老頭眼里就痛心疾首,舒舒服服的躺椅都躺不住,干脆走到草地邊,習慣性的抓把土聞一聞味道。

  “好好的地,干嘛不種上莊稼,種了草又不給羊吃,真是糟蹋東西”柳老頭種了一輩子地,最見不得的就是浪費土地。

  “爹,咱們這個農場有900畝,要是都種上地,累死我跟卓拉也干不完的活。”柳真隨口答,似乎并沒有想太多。

  “咱們現在有人了,牛棚里還有牛,明天咱們就開荒種地,就算是累死,也要把地都開出來。”柳老大有志氣,拉了一輩子的犁耙,終于有了大牲口使喚,柳老大簡直迫不及待。

  “別著急,你們才剛到約翰內斯堡,先休息一段時間,調養一下身體,過段時間再說。”柳真是真不急,農場就在那,又不會長腿跑,只要柳真不轉讓出售,永遠都是柳真的。

  “二哥,你會騎馬不?”老五還沒成家,對種地沒興趣,最感興趣的還是馬棚里那兩匹混血馬。

  “肯定會啊,在咱們約翰內斯堡,所有人都得會騎馬,每年還要到鎮上固定接受訓練,射擊成績不達標是要被罰錢的。”柳真不經意間透露出更多消息。

  “二哥你有火槍嗎?”

  “有啊,誰家里沒有兩三把”柳真這才想起來清國對于民間武器的態度,干脆回屋里直接拿出一支05式泵動散彈槍和一把牛仔左輪手槍。

  這下把柳老頭都嚇到了:“老二啊,私藏火槍是要殺頭的”

  “爹,咱們約翰內斯堡不禁武器,這兩年還好點,前幾年這邊還有獅子呢,咱們水庫就叫鱷灣水庫,以前遍地都是鱷魚,沒有槍鱷魚會吃人,有槍鱷魚就是銀子,要不是鱷灣水庫里的鱷魚,我也不能這么快還清蘭德銀行的貸款。”柳真哈哈大笑,林伯伯河的鱷魚消失的這么快,約翰內斯堡的農場主功不可沒。

  “這邊的官府就不怕老百姓有了槍造反?”柳老大憂心忡忡。

  “好好的日子不過,誰去造反真要有人造反,都不用官府出面,我們這些民團就能把反賊滅了。”柳真信心十足,每年的訓練不是白給的。

  “是要好好過日子,咱們一家人在一起,以后好好干,過幾年給老大、老三你們一人置辦一份這樣的家業。”柳老頭半鼓勵半提醒。

  財帛迷人眼,以前一無所有的時候,一家人還能齊心協力,有了錢就不一定,這樣的例子柳老頭也是見得多了,窮鄉僻壤,田間地頭的丁點小事就能輪刀子拼命,更不用說這幾百畝的農場,再加上牲口棚里的那些大牲口。

  “那是一定!”柳老大以身作則。

  “呵呵,爹,大哥,要是前幾年,想在約翰內斯堡置辦家業還不算難,這兩年就別想了,地價越來越貴,想買都買不起,以前我買這個農場只花了一百鎊,現在就算賣五百鎊都有人買。”柳真知道情況,錯過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以前那些沒有買農場的人,現在不知道多少人痛心疾首。

  約翰內斯堡的地價飛漲,原因不全是農場的價值,這兩年,約翰內斯堡周圍又陸續發現了好幾個金礦,有人兩百鎊買來的農場直接賣了一萬鎊,所以約翰內斯堡周圍的土地價格飛漲,但是越漲越沒人愿意賣。

  “這樣啊”柳老大的臉上寫滿失落。

  “大哥,現在各州都在爭取移民,貝專納州只要有人愿意定居,馬上就可以拿到一百英畝地,換算過來就是六百畝,這是天大的好事,你和大嫂算一家,老三算一家,老五還沒結婚,和爹娘算是一家,到了貝專納就可以拿到一千八百畝地,錢不用擔心,用我的農場去蘭德銀行抵押,貸出錢來買牛買種子,用不了兩年,咱們弟兄就都能攢下一份家業。”柳真早有打算,現成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真的?”柳老大的心情就像是在坐過山車。

  “真的!”柳真斬釘截鐵。

  “明天一早就去問問。”柳老大今天晚上肯定要失眠。

  “不急,不急,先過幾天,調理一下身體。”柳真還是擔心,畢竟貝專納州的條件不算好。

  “調理啥?整天啥都不干,天天大魚大肉吃著不臊得慌,去的晚了,就算吃那啥都吃不上熱乎的。”柳老頭的態度和柳老大一樣。

  那就去早點,免得吃那啥都吃不上熱乎的,第二天一早,柳真套上馬車,和柳家的幾個男人一起去紫葳鎮。

  現在的紫葳鎮和以前的紫葳鎮相比愈發龐大,沿紫葳大道向約翰內斯堡方向一直在延伸,以前紫葳公學是在紫葳鎮最邊上,現在紫葳公學已經被居民區包圍,靠近約翰內斯堡方向又先后建起約翰內斯堡醫學院和約翰內斯堡醫藥公司,整個鎮子的規模比以前大了兩倍有余。

  移民局永遠是最熱鬧的,約翰內斯堡地區,每天都有來自清國的移民投親靠友,這些移民大多數都去了羅德西亞或者是貝專納,不過他們通常都會把孩子留在約翰內斯堡,就算不能進入礦工子弟學校求學,也要試試能不能進入紫葳公學。

  實在這兩家不行,約翰內斯堡本地的公立學校,也比羅德西亞和貝專納的公立學校好很多。

  反正來往都是火車,交通很方便。

  “要去貝專納州嗎?很好,明天就有去羅德市的火車,走不走?”移民局的工作人員就跟火車站的售票員差不多。

  “走!”柳真還沒來得及說話,柳老頭就一言而決。

  “好的,一共幾個家庭?”工作人員見慣不怪。

  柳老頭已經糾結了一宿,這時候說話的時候還咬牙切齒:“三家!”

  實在是如果有可能,柳老頭很像把自己的家庭全部拆散,這樣柳家就會得到更多的土地。

  “嚴禁虛報瞞報,拿到土地之后五年內必須開發,不準轉讓,不準廢棄,否則全部收回,還要支付相應的賠償。”工作人員善意提醒。

  “知道,知道”柳老頭唯唯諾諾,骨子里對“官家人”還是充滿畏懼。

  領到三份表格,仔細填寫完畢,嚴格來說現在柳老頭一家就成了貝專納人。

  “這就行了?”拿到火車票,柳老頭還感覺難以置信,不敢相信自己一家人這就成了地主。

  不,柳真的日子,可比柳老財的日子要舒心得多。

  清國的地主也不是那么好當的,要應付各種苛捐雜稅,還要應付各種攤派,比起遍地的土匪和強盜,官府給柳老財帶來的威脅更大,土匪和強盜只是求財,破家縣令滅門府尹不是鬧著玩。

  清國這幾年也是連年災荒,地主家也真的是沒有余糧,農閑的時候,柳老財家也是一天兩頓喝稀飯,哪像柳真家這么奢侈每天大魚大肉雞蛋吃個夠。

  柳老頭也是喂了一輩子雞,說起來也就是昨天晚上才知道雞蛋是什么味,家里的女人也就是坐月子的時候才能嘗嘗雞蛋的味道。

  “行了,就是時間太緊,要不然趕下一班火車也行啊”柳真內心酸楚,實在是一家人剛剛團聚,不想明天就分離。

  “老二,這邊你地頭熟,不行你跟我們一起去看看,安頓好了你再回來。”柳老大也想和柳真多聚聚,幾個兄弟昨天說了一宿話,怎么說也說不完。

  “行,等我去買票,待會兒再去買幾瓶伏特加,咱們今天好好喝一頓。”柳真總算調整過來,其實羅德市距離約翰內斯堡并不遠,只有不到300公里,柳真的農場位于約翰內斯堡和羅德市中間,距離羅德市只有不到一百五十公里,往來其實也很方便。

  晚上的晚餐和昨天相比更豐盛,雖然柳老頭不讓柳真殺羊,但是無法阻止柳真買羊肉,結果算下來,買羊的價格比自己殺羊更貴,這讓柳老頭直到吃飯的時候還在念叨柳真是敗家子。

  柳老太就不露聲色的提醒柳老頭,雖然卓拉明顯也并不介意。

  卓拉的家人都在布爾戰爭中遇難,戰爭結束后卓拉無家可歸,然后到柳真的農場找工作,然后就成了農場的老板娘。

  對于柳家人,卓拉還是很歡迎的,一大家子的到來,讓卓拉重新體會到家庭的溫暖,華人的這種家庭氛圍和布爾人的家庭氛圍也不一樣,相對來說,卓拉還是更喜歡華人的家庭氛圍。

  餐桌上,土豆釀成的伏特加最受男人們的喜愛,女人們則是喝了點開普敦橡樹鎮特產的葡萄酒,連柳老太都破例喝了一杯。

  所有人都毫無意外的喝醉了,只有兩只南非獒精神抖擻,臥在走廊里盡職盡責。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重生南非當警察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重生南非當警察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时时彩预测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