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此情為你終不悔

作者:琶鼎 作品:海帝殿下的小美魚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vjgvbv.live/
  “與其嫁給那些不能保護你的平庸之人,不如用你的柔情拴住這世上最強的人。”

  是的,白雨舞此刻發現她的心和她的理智都在告訴她,沒錯,她要的就是龍帝的獨寵。

  清瀾送走了師傅云至風,五叔介阿羅的手臂也接好了,五嬸才剛生下小師弟介明瓚,夫妻兩人自然也有很多話要說,而四叔和六叔忙著介阿羅府的事。

  清瀾本該隨師傅一起返回封遠城,然而他卻對師傅說自己稍后就來。

  因為,此刻的清瀾,心緒已經飄向了赫若櫻。

  原來戰事結束之后,清瀾并未見到若櫻,想起之前若櫻在戰場上不顧自己安危而三番五次相救,可見若櫻對自己有情。

  清瀾猜測赫若櫻之所以會選擇嫁給辰皓夜,應該是父命難違。

  然而,在戰場上,奉清瀾親眼見了辰皓夜與馨兒相見時的模樣,也見了辰皓夜對若櫻那完全漠視甚至敵對的態度。

  任憑是誰,都能看出辰皓夜對赫若櫻并無絲毫情誼,甚至下令戰后要打若櫻二十軍棍。

  清瀾想的是,若櫻能為自己不顧一切,自己的臉面又能算得了什么?

  因此,清瀾思慮再三,才終于下定決心到海帝國來求辰皓夜。

  因為海帝國與龍騰國已經停戰修好,因此清瀾便在兩國邊境讓守衛為自己通傳。

  清瀾和辰皓夜打過幾次交道,知道辰皓夜性格十分強勢,因此這次來,絕不求見馨兒,以免招惹辰皓夜不滿,而是直接求見辰皓夜。

  辰皓夜在凝月殿聽了屬下通傳說清瀾世子求見,便帶著綿興出了海帝國皇宮,騎著朱廉直奔海帝國城外的冉宣殿。

  進了冉宣殿,只見早已等候在此的清瀾坐在下首。

  一見辰皓夜進來,清瀾立刻起身拱手道:“清瀾參見太子殿下。”

  辰皓夜昂然走向殿上的主位,慢慢地坐了,方才擺手道:

  “清瀾世子免禮。清瀾世子昨日才離開海帝國沒多久,卻這么著急回來,莫非遺漏下什么珍貴的東西?”

  清瀾看著辰皓夜,遲疑了片刻,便跪了下去。

  辰皓夜問道:“清瀾世子,這是為何?”

  “師叔在上,請受師侄一拜。”清瀾說罷,對著辰皓夜磕了三個頭。

  辰皓夜微微一笑道:

  “師叔?說來倒的確如此,既然你師傅是本王的表兄,你自然是我的師侄了。只是,清瀾世子如今以師侄之禮見本王,難道是表兄特意讓您來的?”

  清瀾白玉一般的臉頰紅了紅,面露慚愧地道:“師叔見諒,并非師傅派我來的。師傅對此事并不知曉,實乃因清瀾有事相求師叔。”

  清瀾想了想,此行的目的是去求辰皓夜善待赫若櫻,少不得委屈自己拉下臉面來。

  若是將此事告訴師傅云至風,不僅會向師傅泄露赫若櫻就是黑色花族人。

  而且以師傅的為人,怎能容許自己去干涉他人的嬪妃,肯定會被師傅責罵,說不定還會被勒令到偃月壁閉關修煉。

  因此清瀾只好背著師傅到了海帝國,自己拉下臉面來求辰皓夜。

  因此,清瀾仍舊跪在辰皓夜面前,繼續道:“家師剛直不阿,師規嚴正,師侄自知此事逾矩,于理不合,還請師叔為師侄保密,不要告訴師傅。”

  辰皓夜端起桌上一杯茶,習慣性地轉了轉茶杯,似乎漫不經心地問道:“這么說,清瀾師侄到底所為何事?”

  清瀾白玉般的臉色浮上一抹紅暈,停頓片刻,終于道:

  “實不相瞞,師叔的太子妃,也就是花靈國的公主赫若櫻與師侄幼時曾因機緣巧合而相識,更是對師侄有救命之恩。”

  辰皓夜看了看清瀾,淡淡地道:“幼時之事,這也算不得逾越。”

  辰皓夜,你這個雙標狗,當初馨兒叫清瀾小米子哥哥的時候,你可不是這樣說的,別忘了那也是小時候就開始喊的。

  清瀾繼續道:“如今,公主赫若櫻既已成為海帝國太子妃,清瀾本無任何身份可在此說話,但救命之恩不可忘,在戰場上聽得公主要被罰二十軍棍,清瀾愿代她領受,求師叔成全。”

  辰皓夜轉動著手中的茶杯,半響沒說話。

  清瀾跪在地上,忐忑不安,聽得周圍細細的水流之聲,大氣也不敢出。

  辰皓夜在海帝國一手遮天,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清瀾豈能不知?

  何況,辰皓夜此人又并非循規蹈矩之人。

  以辰皓夜的個性,是根本不會不對赫若櫻假以辭色,哪怕這是表面功夫,辰皓夜也不屑于去做。

  清瀾猜測,在海帝國恐怕除了辰皓夜的親生父王和母后,辰皓夜因為孝義大道而有所忌憚以外,其他人,只要在辰皓夜的陰影之下,處境都會極其艱難。

  清瀾可以想象若櫻一個女子,即便她是公主,也一樣舉步維艱。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海帝殿下的小美魚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海帝殿下的小美魚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时时彩预测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