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冷眼旁觀

作者:千秋緒 作品:寧夏傅司寒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vjgvbv.live/
  沒有人聽寧國安的話,這種情況以前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讓寧國安惱羞成怒,十分生氣。但是他又不想將氣撒在自己的親戚們身上。看到寧夏一直縮在水房里面不敢走出來,突然想到這些事情都是由寧夏引起,便要將寧夏當作出氣筒。

  寧國安快步走進水房里,來到寧夏的面前,不顧醫生和護士在場,就大聲指責她道,“你就是個害人精,是個麻煩根源。要不是你,這世界都會安靜許多。”

  可憐的寧夏今天并沒有招惹寧國安,就遭受自己的親生父親怒罵,心里面委屈還不能辯解,心里面到底有多苦真是已經達到難以形容的地步。

  寧夏的沉默并沒有換來寧國安良心發現。他反倒覺得這都是寧夏心里有愧的具體表現,呵斥起寧夏來就越來越大聲,罵的話也十分難聽,仿佛他跟寧夏從來就是敵人,不曾做過父女一般。

  傅司寒對寧家親戚當然也感到十分苦惱和厭煩。他這么高冷的一個人,絕對不會回答寧家親戚的任何一個問題。畢竟他心里面不管是愛寧夏,還是恨寧夏,都是他與寧夏兩人之間的事情,跟寧家親戚完全無關。

  這幫人如此過分的打聽別人的感情事情,真的是毫無道理可言。傅司寒更是沒有義務告訴他們。

  看到這么多人圍住自己,傅司寒直皺眉頭。

  肖奕見此情形,直接出手將擋在自家總裁面前的一個人推開。那人沒想到傅司寒會動手,頓時被肖奕推的直向后倒退,一個趔趄,差一點摔倒。

  那人猛地抬起頭來瞪著他,卻驀然看見站在他身后臉色黑沉得可以滴出水來的傅司寒,頓時敢怒不敢言了,臉憋得通紅。

  更何況,那人看到煞氣逼人的肖奕,自知真的打起架來可不是肖奕的對手,便不敢再吭聲了。畢竟剛才是他先擋在傅司寒面前,肖奕為了不讓他阻礙自己離開,才推了他一把,道理完全是站在肖奕一邊。

  打架不是對手,道理又講不過,他除了吃癟,還能怎樣呢?唯有選擇忍氣吞聲,沉默下來,才能夠免受皮肉之苦。否則肖奕一出手,就可以將他打倒在地上。

  在肖奕的協助下,傅司寒終于可以順利的擺脫了眾多寧家親戚們的圍困。他推著白菁菁就要離開。

  “傅司寒,你至始至終都沒有信過我。”寧意夏眼底的情緒深長。

  傅司寒倒是停下來站住不動了,眸光暗動,但是他卻沒有開口說話,只是一臉冷漠的看著寧夏。

  剛才傅司寒不是沒有給過寧夏機會,并且還親口詢問過她,但是她卻一直沒有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盡管她現在已經改變主意,可她說出來的話能不能令傅司寒信服,本身就是一個挺大的疑問。

  剛才被寧國安無端指責,她知道自己要是再不替自己辯解一句,那么她就要承受一輩子的冤屈,遭世人指責到她生命終結的那一天。

  “我說我沒有做過就是沒有做過。”不管是五年前還是五年后,她從來都是清白的。可是除了媽媽,卻沒有一個人信她。

  “寒哥哥,我好冷。你帶我回去。”白菁菁模樣可憐,白色裙子上沾染的血跡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更加蒼白脆弱。

  傅司寒看著白菁菁的臉色蒼白,薄唇微啟,“我先送菁菁回病房。”

  呵.....

  看吧,他果然還是不信。解釋了又有什么用呢?

  傅司寒轉過身背對著寧夏,末了,他又添了一句,“月餅被我送回老宅了,你暫時.......”也別見了。

  最后這幾個字他實在不忍說出口。

  “你知道我最重視月餅,任何想要利用月餅來充當擋箭牌的,都是其心可誅。”

  傅司寒指責寧夏,言語之間都明顯流露出對寧夏的諷刺。

  盡管他沒有明說,但寧夏自己不是心中沒有數的。

  他憎恨利用孩子的女人,他亦認定了她會利用月餅強留在他身邊。

  說完,傅司寒就推著白菁菁大步流星的83a5344a往前走去,再也不理會站在身后獨自悲傷的寧夏。

  白菁菁趁傅司寒一直在注視前方,特意回過頭去沖著寧夏冷笑。她的臉上滿是笑容,可見她是多么的高興又痛快。她現在的心情跟寧夏相比,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寧夏越可憐,越悲傷,白菁菁自然就會感到越開心。由于傅司寒在身旁,白菁菁不方便開口去嘲諷寧夏,但是她卻不會輕易放過這種落井下石的機會,故意張大嘴巴用獨特的口型來對寧夏表示無情的諷刺。

  白菁菁這么做,實在是太過分。寧夏真恨不得沖過去狠狠抽她幾個大嘴巴。但是她現在有傅司寒陪伴和保護,她實在是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看著傅司寒漸漸遠去,再想起他剛剛警告自己的話,寧夏的內心感到前所未有的絕望,一種無力感油然而生。

  在這個世界上,不只是傅司寒重視月餅,寧夏也同樣如此。她對月餅的愛跟傅司寒,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月餅就是她的心頭肉,現在傅司寒卻禁止她跟月餅接觸,這讓她怎么活?

  寧夏越想越心痛,胸口的痛意再次襲來,撕心裂肺,要多凄慘就有多凄慘。這樣可不行,她絕對不能失去月餅。她一定要讓傅司寒改變主意。

  寧夏一念及此,馬上邁開腳步去追趕傅司寒,希望他不要硬生生的將自己與月餅隔離開來。但是她卻忘記自己身上還吊著點滴藥瓶,剛跑沒兩步,就被藥水管子絆倒。

  “撲通”一聲,寧夏重重摔在地板上,像狗啃屎一樣臉部朝下,將嘴巴都磕破了。

  令人心寒的是,旁邊那么多親戚眼看著寧夏摔倒,竟然沒有一個人過來扶她。他們一個個都只顧著看熱鬧,態度冷漠的令人發指。哪怕是陌生人,看到寧夏摔倒也有可能去扶,但是他們卻能夠做到冷眼旁觀的絕情地步。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寧夏傅司寒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寧夏傅司寒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时时彩预测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