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可以安息了

作者:飛浪淘沙 作品:秦風楚月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vjgvbv.live/
  秦風看過陳媛的照片,知道陳媛今天來到了酒店。

  此刻,陳媛就在人群之中。

  “昨晚上請殺手刺殺我的人滾出來。”

  陳媛聽到秦風的話,臉上露出了驚疑不定之色。

  她知道自己請的殺手刺殺秦風失敗了,但按照事先約定好的,兩個殺手不會讓她這個幕后指使暴露。

  按理來說,秦風并不知道是誰請的殺手刺殺他。

  雖然不知道秦風有沒有調查出來,但陳媛顯然不會主動承認。

  在她眼里,秦風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狠角色,如果她承認了,必死無疑。

  陳媛輕吐一口氣,盡量讓自己恢復平靜,讓面色也恢復正常。

  顯然,陳媛選擇了隱藏自己,不主動承認。

  秦風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抬起頭時,沒見到陳媛主動滾出來,他不悅地皺了皺眉頭。

  “不知好歹。”

  秦風放下茶杯,然后他揮了揮手。

  站在一旁的兩個黑衣保鏢會意,頓時朝著站在人群中的陳媛走了過b2b79a1a去。

  陳媛見狀,身體頓時變得十分緊繃,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非常緊張。

  在陳媛的焦躁不安中,兩個黑衣保鏢徑直走到她的身旁,一人抓住她的一只手,將她給架到了秦風的跟前。

  緊接著,兩個黑衣保鏢將陳媛狠狠一推,讓其面向秦風,跪在了地上。

  秦風居高臨下,眼神犀利地看著滿臉緊張之色的陳媛,冷冷說道:“你以為你買通了兩個殺手,我就無法知道你是幕后指使了嗎?你未免也太天真了一點。”

  陳媛聞言,知道事情敗露,臉色頓時變得十分蒼白。

  “你覺得我應該如何懲罰你?”

  “你是不是很想念你那個在地下的丈夫,我送你去見他如何?”

  秦風語氣冰冷,不含一絲感情。

  他的話聽在陳媛的耳中,讓其不寒而栗,心神顫抖。

  陳媛意識到自己今天是在劫難逃了,索性也就放開了。

  她抬起頭,憎恨地看著秦風,咬著牙,一字一句地說道:“我確實也不想活了,要殺要剮隨便你!”

  “很好。”

  秦風點了點頭,然后吩咐道:“去拿把水果刀過來。”

  “是!”

  一個黑衣保鏢當即跑去酒店廚房,拿了一把水果刀來。

  秦風從黑衣保鏢手中接過水果刀,然后又將水果刀扔在了陳媛的身前,冷酷無情地說了四個字:“自行了斷。”

  陳媛雖然豁出去了,但真正面對死亡的時候,還是心存恐懼與遲疑。

  她盯著地上的水果刀,遲遲沒有伸手去拿。

  秦風赤裸裸地威脅道:“如果你不自行了斷,我就讓整個馮家陪葬!”

  在場的馮家人,聽了秦風的話后,個個皆是面色大變,緊張地不敢大口呼吸,心中非常忐忑不安。

  顯然,其他馮家人都不想陪葬。

  即便他們也不想陳媛自行了斷,但與自己的命相比,他們還是選擇自己活。

  面對秦風的威脅,陳媛恨得咬牙切齒。

  “我再給你半分鐘的考慮時間,如果你還不動手,我就先拿你的兒子開刀!”

  “你應該知道,我能說到做到,不要心存一絲僥幸。”

  秦風沒有絲毫心慈手軟,步步緊逼。

  其他馮家人,陳媛可以不管,但馮子揚是她的親生兒子,她沒法做到不管后者的死活。

  陳媛終究是沒再猶豫,她伸出手,顫抖著將地上的水果刀給撿了起來。

  “小崽子,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陳媛死死盯著秦風,在心中發下了毒誓。

  緊接著,她猛然舉起手中的水果刀,狠狠刺進了自己的心臟。

  “噗……”

  女人胸口濺出鮮血的同時,身體應聲栽倒在了地上。

  而很快,女人身上的生機便消失了。

  陳媛死不瞑目。

  “把人抬走。”

  秦風沒多看陳媛一眼,直接吩咐人把陳媛的尸體給抬走了。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四大家族的人,親眼看著秦風將陳媛給逼得一刀了結了自己,一個個皆是心膽生寒,對秦風更加的畏懼與忌憚,同時,他們愈發的擔憂秦風會怎么處理他們。

  站在秦風跟前的孔友德最是緊張,感受到的壓力也是最大,他額頭上布滿冷汗,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出一個。

  陳媛自行了斷后,整個酒店大廳死一般的寂靜,氣氛非常壓抑。

  秦風就跟什么也沒發生一樣,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悠悠開口道:“你們這些人如果還想活的話,就每天來祭拜我兄弟,直到他入土為安。”

  秦風的目光在眾人身上掃視了一圈,緊接著又是說道:“誰要是不按照我的意思做,那他的下場就只有死。”

  “是是是……”

  四大家族的人,沒人敢反駁或是不從,皆是唯唯諾諾的點了點頭。

  “你們三個留下來守靈!”

  秦風抬起手,指了指孔友德,嚴元,以及曹寬這三個家主。

  “是!”

  三個家主不敢忤逆秦風的意思,聞言紛紛當即點頭應是。

  ……

  劉波的喪事辦了一個星期,在此之間,四大家族的人都老老實實的每天來祭拜,而孔友德他們三個家主則是一直守在劉波的靈堂前,就算不吃飯不睡覺,也讓香火不斷。

  而除了四大家族的人來祭拜之外,渝州本地的其他權貴人物也紛紛前來吊唁,這其中赫然是有比四大家族還牛逼的大佬,而這一點,也再次證實了秦風的恐怖實力,讓四大家族的人生不起半絲反抗的心思。

  第八天早上,劉波以及他父母的骨灰盒上山入土。

  而就在這天,警方出動,將孔友德、嚴元、曹寬三人抓捕,這三個曾經風光一時的家主,后半生都將在監獄里渡過。

  將四大家族的領頭人物都處理之后,秦風沒有再對其他人下手。

  不過,雖然秦風沒有讓四大家族的人都陪葬,但因為他的制裁,四大家族的產業鏈全部被切斷了,渝騰商會分崩離析,四大家族的企業全部破產。

  四大家族成為過去式,輝煌不在,并且全部淪落到負債累累的地步,四大家族的人都只能茍且偷生。

  ……

  傍晚,夕陽西下,霞光漫天。

  秦風一個人坐在劉波的墓碑前,他手握一瓶酒,一邊喝一邊自言自語。

  “好兄弟,你劉家的仇我給你報了,以后劉茜就是我妹妹,我會好好照顧她,你泉下有知,可以安息了。”

  “如果有來生,我們再做兄弟。”

  雖然給劉波報了仇,但秦風還是有些郁悶與愧疚。

  如果他提前知道四大家族對付劉家,他可以力挽狂瀾,不讓劉家倒下,由此也不會讓劉家家破人亡。

  時光不可以重來,有些事情終究只能成為遺憾。

  秦風坐在墓碑前,自顧自的喝酒,直到天色徹底黑下來,他才是離開。

  劉家的事情處理完畢,第二天,秦風帶著所有手下,乘坐直升飛機,返回江城。

  直升機直接降落在云景山別墅里修建的升降臺上。

  一身白色休閑裝的楚月,早早等候在升降臺前。

  她看到秦風從直升機上走下來后,當即走上前去,什么也沒說,只是伸出雙臂,動作輕柔地擁抱住了秦風。

  這段時間,對于秦風在渝州處理劉家的所有事情,楚月都一清二楚,她很了解秦風難過的心情,所以想給秦風一些安慰。

  “我沒事,你放心。”

  秦風明白楚月的心意,后者的舉動讓他感覺很暖心,郁悶的心情變得暢快了許多。

  雖然秦風說沒事,但看他一副明顯憔悴了許多的樣子,楚月還是有些不放心。

  “我們先回屋吧!”

  楚月隨即挽著秦風的手臂,一起走進了屋里。

  來到大廳,楚月讓秦風在沙發上坐下,她將秦風披在身上的大衣取下,拿去掛起后,又回到了秦風身旁坐下。

  “這段時間,你是不是都沒睡好啊?看上去很憔悴。”楚月拿起一個蘋果,一邊削皮一邊關心問道。

  秦風身體愜意地靠在沙發上,他偏過頭看著楚月優美的側臉,笑著說道:“我住的地方沒有你,當然睡不好。”

  “騙人!”楚月露出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你要是不相信,我們就來試一下。”

  秦風嘿嘿笑道:“今天晚上,你睡我旁邊,看我是不是睡得倍兒香!”

  楚月冷哼一聲:“我才不要跟你睡一起!”

  秦風一本正經地說道:“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做什么,我只是想讓你看一下,有你在身邊,我是不是會睡得倍兒香。”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楚月依舊不相信。

  秦風聞言,撇了撇嘴,感慨道:“哎喲,女人太聰明了,真是難辦,一點機會都不給。”

  楚月將削好的蘋果放在果盤里,然后她轉過身,用一雙水靈靈的純真的大眼睛看著秦風,微笑問道:“你想我給你什么機會?”

  秦風眼珠子轉動,從上到下瞅了瞅楚月,然后他放蕩不羈地笑著道:“當然是做壞事的機會。”

  如果是往常,楚月聽到秦風說這話,肯定會白他一眼,不做理睬,但今天,楚月沒有這樣做。

  “我今天給你一個機會。”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秦風楚月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秦風楚月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时时彩预测免费软件